好心的老爺太太,要是喜歡文章的話,就點點google的廣告吧~
The East Side Story 演出名單:三斑佳紋、貓頭鷹、飯太郎、小猴子、修豪、中平、風暴女、小靜、碧雲、貝蒂小姐、朱小明客串演出:陶佩

2月17日一大早天未亮就被鬧鐘叫醒,梳洗完畢走到捷運站搭車時已經6:20分了,而我們約定碰面的地方是6:40台北火車站東一門。拜託我們的車明明就是7:17,擺明要容許大家遲到20分鐘。出了捷運站就看到台鐵剪票口,想直接進月台,不想再上去東門,打電話給主辦單位的靜怡和玉萍,結果都打不通,又在剪票口前掙扎許久,還是決定上去,正當我上樓時,就聽到靜怡在後面叫我,奇怪,主辦單位還遲到。到了大廳已有四、五個人來了,陸陸續續在七點前大家都出現了,除了帶票的玉萍。大夥趁明瓊不注意時,用鼓掌通過的方式推舉明瓊為總務。這時候還有一位主角玉萍還沒來,我們大家的車票都在他身上,他卻還沒出現,我們已做出要推主辦單位靜怡去臥軌的最壞打算。終於在七點多一點的時候,民族救星玉萍出現了,大家快快的分了車票、衝向剪票口、再急急忙忙的上車、找位子。這班車並不擁擠,坐起來也頗舒適的,好久沒到東部了,大夥心中難掩興奮之情。火車開了三個小時到了花蓮,經過壽豐站時,貝蒂小姐興奮的大叫'豐壽耶!'我看他是豐胸廣告看太多了。火車經過玉里、瑞穗,開到了第一個目的地---關山。關山、富野、池上的米都是遠近馳名,我們也就近找家飯包店用餐,果然雖然菜式不多,但是米飯真的很好吃,好像吃到旭日東昇的朝陽。寄了行李,租了腳踏車,就踏上了我們的環鎮自行車之旅。沒想到十多分鐘後就有人想舉白旗了,我們真是城市鄉巴佬,聽說還有人把立在田裡的白布旗當成白鷺絲。騎車是蠻舒服的,不過大部分的人不常騎,已經兩腿發軟,辛苦也是有代價的,在環鎮自行車道的高點可以看到全鎮的景緻,清風徐徐吹來,真令人有進入桃花源的境界。關山鎮真是個小鎮,幾個小時就逛完了,靠近車站邊還有一些傳統的小雜貨店和小旅舍,感覺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裡沒有汽車的吵鬧聲,只有蟲鳴鳥叫的田園風情。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對於長久居住在新店的我們,曾經是遙遠而有陌生的。高中時,不知何故,我們一票女生,在寒假時都會跑到淡水。那時還沒有捷運,從新店到淡海要坐上一個小時的車,這段冗長的路程,因為我們的興奮感而縮短了,行經陌生的士林、北投,常常令我們有離鄉背井的浪漫感。說來好笑,我們連著二個寒假往淡水跑,然後就是租協力車騎到沙崙。冬天的海邊有點冷清,且偶爾飄著細雨,捲起褲管玩水、對著海浪大叫,然後騎著車吃小吃,除了沙崙,我們連紅毛城、淡江中學等名勝都是過們不入的。有一次回到公館時已傍晚,一票人決定要去pub嚐鮮(因為我們都未滿十八),另一票膽小的人就去唱歌。我們去的還是小有名氣的Roxy,假裝很熟的進了門,爬上鐵梯子,記得DJ放的音樂都很正,記得隔壁桌一個男子灌了一瓶瓶的啤酒,記得角落一對爭吵的男女,然後有人憤而離去。我們幫pub裡的男男女女編起了故事,合理的、不合理的,不知道過了多久,編了多少故事,也到了未成年的我們該離開,留下夜色給成年人的時候,到等公車時,又遇到了去唱歌的同學,我們嘲笑他們的膽小,其實當我們走進pub時,活像劉姥姥。


後來進大學後,有同學買了車,我們又來了一次北海岸之旅,那時手機根本還大的像水壺,也沒call機,我們二輛車又超沒默契,一邊走其實是一邊尋找對方的車。這次雖然是夏天,我們反而沒有下海,在白沙灣走走,就上陽明山了(當時假日也沒有管制),對我們這群同學來說,淡水是一個充滿年輕回憶的地方吧!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痛似乎是伴隨現代文明生活所產生的小毛病,壓力、個人體質都是造成頭痛的原因。根據澳洲營養學家研究,飲食也是影響頭痛的重要因素。最普遍的例子就是咖啡因的攝取,當一個人每天持續的喝好幾杯咖啡,突然停止這個習慣,伴隨而來的就是頭痛。戒癮最好的方式是漸進式的減緩飲用量,其他的成癮品也是如此,例如安眠藥、鎮定劑,不可突然停用。

會造成頭痛的食物,也就是含有Amine(胺)的食品。有一大部分是加工品、再製品或罐頭、醃漬類,譬如說熟度較高的起士、醋、醬瓜、沙拉醬、速成食品(湯包、醬料)、香腸、培根等醃燻品,還有動物內臟。酒精飲料會擴張血管,很多人頭痛起因於壓力或緊張使血液大量冒升至頭部所造成的,紅酒等水果釀造的酒類就會造成這樣的效果,而蒸餾酒,如威士忌、伏特加,就比較不會造成頭痛。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