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大概有四五年沒有跟團玩吧!總是難以忍受團員中那些婆婆媽媽血拼、比較的個性。這次卻因國情不同,不敢獨自深入匪區,所以還是參加了團體。事前文君一直說大陸團都是老人團,為此我們還一直逼問旅行社業務周九孔,到底其他團員的年齡層是如何?不過周九孔抵死不從,我們只好抱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收拾行囊。
星期六一大早不到六點就跟文君一起前往機場,到國泰櫃檯一看,果然都是中老年輪!等半天領隊說還有二位男生沒到,要我們先入關,她在慢慢等。後來登機時聽到有個媽媽跟二個男生說:「啊!就是你們二位帥哥晚來喔!」我跟文君轉頭一看,拜託!帥哥!一個長的有點像王育誠(稱帥哥尚可接受,後來知道他叫小馬);另一個留著及肩的長髮,還戴髮箍(我跟文君都叫他Co-ka可卡犬,其他人叫他阿華)。所以我們的團員有四人幫(三女一男的親戚,有阿姑、阿姑的妹妹---本團唯一的素食者,還有一對歐巴桑夫婦)、五人幫(五位中年婦女同事,也是五名殺價不償命的殺價高手)、一對母子檔(兒子約30歲)、一對有氣質的牙醫夫婦(相敬如賓)、一對曾在南京唸大學的夫婦(沒事還搶我們的位子)、可卡二人組和我們妹妹二人組,加上領隊剛好20人。
這天的行程並不順利,8:30的國泰,因機械有問題而延遲了一個多小時(回台後聽說順子也在國泰班機上遇到同樣的狀況,憤而走下停機坪,不知道是不是同樣一班機呢?),還好我們從香港到上海的班機是一點,時間還算充裕。到香港新機場領隊先帶大家到大廳,再請大家去方便。不料阿姑他們一出空橋就先到廁所,出來時已經看不到我們了,於是阿姑開始埋怨領隊。新機場雖大但頗無聊的,沒有什麼可以買的,到了登機口卻發現班機延誤,我們要二點才起飛,只好先去吃了午餐、再閒逛一下,一天碰到二起事件真是夠了。
四點多抵達上海虹橋機場,機場蠻老舊的,感覺很像中南部的機場,不過通關速度到是頗快,我們一下子就隨當地的地陪---小李,走到外頭的停車場、卸下行李,登上遊覽車,我們的車不大,大概可以坐34人。之後我們直奔蘇州,大概離上海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天空漸漸暗了下來,之後下起雨來,霧濛濛的一片,算是領教了煙雨江南的意境。
晚上在蘇州一家酒店的餐廳吃飯,還有人在辦喜宴,感覺跟台灣類似。在江浙一帶吃的都是淡水魚,也就是在河湖裡面的魚蝦,所以他們不稱為海鮮而稱作河鮮或湖鮮,跟四面環海的台灣不太一樣。這裡的蝦子比較小、魚則刺多肉質較軟,有些還帶有湖裡的土味,所以吃起來不太習慣。這裡的餐廳地板也是滑溜溜的,一般餐廳的廁所尚在可以接受的範圍,雖然不像台灣五星級飯店的水準,但還算ok啦!我們的行程在每一天都有安排晚上夜遊的活動,今天則是到蘇州的一個百貨大賣場,第一次領教大陸的百貨公司、蠻無聊的,因為江浙的人喜好甜食,小李建議我們可以買一些點心、糕糰之類,不過我們還是興趣缺缺,本來百貨公司是九點關門,結果八點四十五分,一陣下班鈴聲,燈光開始暗下來、又拉起了柵欄,真是非常的有效率。
我們住的旅館叫中心大酒店,一般大陸的酒店常常用來舉辦各種會議,所以大廳看起來也毫不遜色。小李告訴我們,如果原先預定的酒店因為要開什麼會被訂走,即使你先訂的也要讓給國家使用,因為一切以國家優先,那會不會有所補助或協助顧客轉訂其他旅館呢?很抱歉,一切都是命,只有自行了斷。所以在旺季訂房也是很恐怖的事,因為很有可能到時得露宿街頭。蘇州以園林著稱,所以我們住的酒店也有中庭花園,算是蘇州園林的縮影,有小橋流水、亭台樓閣、假山假水,很有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huichu 的頭像
yenhuichu

Yenhui的『一』想世界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