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夏天參與兩廳院的jazz festival變成了一項暑假作業。這次一樣買了四場票,不過其中一場因為剛好去日本玩耍,沒法聽到。

第一場是周日下午的Joe Lovano Us Five,因為很早就到音樂廳,就順便聽了演出前導聆,根據講師:沈鴻元的說明,LOVANO是有創新精神的樂手,並不會因為某種風格受到歡迎就一直堅持守在這個範疇內,最特別的是在2009年成立的US FIVE五重奏,居然編制了2個鼓手。看過這麼多場樂團演出,可能有兩個提琴手或吉他手、薩克斯風手,但兩套鼓在舞台上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非常的新鮮有趣。

第二場演出聽的是MINGUS BIG BAND,剛好是從日本回來的隔天晚上,上了一天班,心想好好利用聽爵士樂休息。

結果:以已故樂手MINGUS為名的樂團,承接了這位抗議天王的精神,曲目都非常有精神、不按排理的互相對嗆感,絕對不是那種浪漫的、花前月下的那種爵士樂,所以我也被吵的精神緊繃,卻又覺得這樣有別一般的演出很過癮、很亢奮!

這個樂團很特別的是有位女性鋼琴手,而且是台裔的,不過他的國語居然沒有另外一位伸縮號手來的輪轉,這位樂手一開口就很標準的對岸普通話,很有趣!Charles Mingus這位天才樂手生後留下非常多的專輯,不到60歲的生命,可用轟轟烈烈來形容。

夏日爵士聽的最後一場是PATTI AUSTIN的演唱會。AUSTIN早期唱過非常多的廣告歌曲及錄音室的配唱、合聲,所以一開始的一些曲目,並不太像JAZZ,反而有點像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PATTI很景仰ELLA FITZERLAND,所以有一段都是唱她的歌曲。

ELLA有個特色是用都噥或是DI-LA DA-LA這樣沒有意義的發語詞來哼歌曲,我不知道這個方式是否有專有名詞來形容。PATTI在獻給艾拉這首歌也把這樣的技巧融在歌曲中,算是對前輩的致敬! PATTI給人的感覺是溫暖的、謙虛的,她也把這樣的感覺唱到歌裡,聽完演出都覺得心理很溫暖。


在聽夏日爵士時,在兩廳院手冊看到有一個我是這樣看世界的企劃,其中一場是印度西塔琴的演出,回家想要訂票,居然已經完售(演奏廳位子比較少)。但隔幾天在兩廳院網站的節目下面看到有人在詢票,就有一個人回他,於是我也發了email問是否有票,結果就買到票了,而且是打八折的票!對方指示演出當天12點後可至音樂廳取票,其實我一直有點好奇及擔心會不會是詐騙,有種賭一把的心情(還好票價也只是幾百元),本來心想現場取票也是好的,因為若是郵寄假的票我們也辨識不出來,從音樂廳取票總是比較令人心安。

就在演出前幾天公視有一個西塔大師RAVI SHANKAR的節目,正好可以預習一下。其實西塔琴是個很深奧又難學的樂器啊!而且學徒制要在導師GURU門下學好幾年,跟老師生活在一起,不只學琴藝還有人生哲學。

看節目的時候我還不太懂西塔琴的複雜性及它的即興感。雖然曲調是印度式的,但這種即興的手法也挺像爵士樂的。最意外的是當我隔天google時發現,在節目中看到的是SHANKAR的二女兒,他還有個大女兒是玩JAZZ的諾拉瓊斯啊!!!雖然諾拉是跟媽媽,但一定是有遺傳到SHANKAR的音樂天賦吧!世界真奇妙!

香料西塔即興印度這個節目有點像講座,上半場還有解說人,為我們解釋印度的TABLA鼓及SITAR琴、簡單的印度樂理。西塔琴由SHUJAAT KHAN北印度音樂派演出,TABLA則是ABHIMAN KAUSHAL。

北印度的這個流派很特別,除了彈西塔外還會加入演唱詩歌。SHUKAAT KHAN 他們家代代都是知名的北印度西塔琴大師。ABHIMAN KAUSHAL則跟過很多大師如SHANKAR合作過,也是TABLA鼓的代表音樂家之一。藉由解說,我們得知印度音樂幾乎沒有樂譜,所以是由導師傳唱後,徒弟記憶下來,這不僅音感、節奏感要好,記憶力也要好,難怪印度人很聰明!

我觀察的有趣點是ABHIMAN KAUSHAL在旅居美國20年,又在UC任教,但是他的英文印度口音居然比SHUKAAT KHAN重了許多,SHUKAAT幾乎沒有太多的印度音呢!

上下兩場結實的60分鐘精彩演出,琴音穿腦,雖然很精彩,但大家都沒有安可,因為隨便一首樂曲就要30分~幾小時的,安可實在是太可怕了!


過了中秋節後的週五又去ATT 4 FUN聽了COUNT BASIE ORCHESTRA 的演出。看了報紙,原來離開台北後他們到花蓮又有一場免費演出,SO NICE~

離開台灣後應該就是去澳洲巡演吧! 台灣之前應該是在東京BLUE NOTE,除了在兩廳院聽演出外,每次聽JAZZ都讓我想到東京的BLUE NOTE,因為我很喜歡那個環境,相較之下SHOW BOX真的是有待加強。

座椅像是參加週會,然後冷氣聲音太大聲,整場不斷有觀眾進出、來來回回的走,因為階段的部份應該是臨時的,經過都會發出很沉重的腳步聲,很難專注演出而不被這些其他因素干擾!

台灣雖然有像BROWN SUGAR這樣的JAZZ 餐廳,但我想他們很難請到像BOUNT BASIE或任何曾在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演出的團體吧!所以TOKYO BLUE NOTE真是讓我懷念不已!

COUNT BASIE還有一點特別的是有個CONDUCTOR,一般樂團都是由某個樂手兼任,不像COUNT BASIE特地單獨出一個類似指揮+主持人的團長在場內走來走去....(BLUE NOTE因為舞台窄,所以沒看到他整場飛來飛去)

ATT 4 FUN的退場機制也很差,擠成一團,搭手扶梯也沒控制人數,很容易發生意外。或許去花蓮聽露天的還比較好~

音樂會晚間七點半揭開序曲,樂手們輪番獨奏,現場掌聲不絕於耳。音樂會免費入場,不少民眾驚喜說,「免費聽一首就很值得,沒想到可以聽全場」,隨即買了便當、零食,坐在廣場前「用音樂配飯吃」【2012/10/07 聯合報】

看花蓮人多開心啊~ JAZZ樂就是要這樣欣賞啊!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