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buru National Reserve
回到Outspan Hotel用完早餐,跟Charles碰面,今天我們要橫跨赤道到北半球的Samburu去。沿途可以發現自然景觀的變化,從茂密的樹林、咖啡田到牧草遍地的半沙漠地帶。途經很多小城鎮,因為當地人並不喜歡被觀光客拍照,所以我們也不能停下來拍拍城市的風貌,只能在疾駛的車內拼命按下快門。到了上面寫著赤道的告示牌,一下車又有一堆小販圍著我們,有一個人解說南北半球的不同,在北半球把水倒進漏斗,水會順時針的流下去,南半球則相反,而在赤道上時,則直直的流下去不會旋轉,很有意思。但示範的人其實希望我們買一張「赤道----到此一遊」的證明(200KSH)。我們回到車旁,仍有小販來招呼,希望去看看他們做的東西,以帶來幸運,我想是帶來財富吧!有了之前的經驗,一點都挑不起我參觀的意願。於是我們又上路了,接近Samburu後,沒有柏油路,而是顛簸的石子路,Charles突然在一個小鎮停了下來,說時遲那時快,一群小販衝了過來,拿著香蕉、手環、項鍊等東西,伸進窗戶內兜售。Julie和Mike坐在最前面也買了最多,Julie才剛把窗戶搖下來就遇到如此盛況,十分鐘後我們再度上路,大家驚魂未定。Dorothy一直質疑Charles到底跑到哪裡去,為什麼要離開?我想他可能是想幫助他的同胞吧!
進入畫著斑馬的Samburu 自然保護區崗哨,看到了很荒蕪的景象,中午時分只見一些羚羊在草叢中,這裡有名的是Grevy’sZebra,因為他的肚子上沒有斑紋。我們住的lodge很別緻,房間內有蚊帳、有小陽台,面對著Ewaso NyiroRiver,由於是乾季,河也是乾涸的,可以看到一堆猴子在河床上行走,雨季的時候,這裡就以鱷魚聞名。習慣上,這裡的GameDriving(狩獵行)都是在清晨和傍晚進行,主因是天氣較涼爽,動物也比較喜歡這個時候活動,下午4點就展開了我們的HuntingTour(byCamera)。Charles把車頂的三個天窗卸下,我們可以踩在椅子上或站在車內的通道上探出頭來看,有點荒涼的草原上,此時有好幾輛吉普車穿梭其中。先看到的是一群母羚羊,在羚羊的世界裡,只有一頭公羊有資格與母羊們交配,因此可以看到公羊們在場外決鬥,輸的公羊只有離群索居,孤單的過一生。河床上也看到很多大象在挖洞,原來是為了吸取地下水。當我們遇上其他車時,司機們都會彼此交換情報,乘客們則交換微笑,蠻有趣的。這一天我們並沒有看到任何貓科動物,有點失望,只看到很多不同的羚羊:Orix,impala, gerenuk,dikdik(dikdik瘦瘦長長的感覺很高貴),帶著滿身的風沙回到旅館。第二天早上的狩獵行一開始看到了一堆鳥類,老鷹、禿鷹、貓頭鷹等,最令人震撼的是看到一群斑馬,長長的隊伍從我們眼前經過,Charles說他從來沒看到過那麼多的斑馬,我們也覺得很幸運。
之後,Julie &Mike表示他們不舒服要留在lodge休息,於是我們其他三人就付費要去附近的村落參觀,charles表示我們付的錢,他們會用來買醫藥、食物等,所以雖然貴USD20,也覺得算是幫助他們。我們的嚮導是小時候被政府強行帶到教會去上課,因此會說流利的英文,當時村內的人都不希望男丁被帶走,但現在會說英文的反而比較吃香。最吸引我們的是一群天真可愛的小朋友,當我們拿起相機時,他們會發出很可愛、羞澀的笑聲及一口白牙,雖然當他們看到我大喊Japanese,讓我百口莫辯外,他們真的是令人憐愛。最特殊的文化是當我問到這村有多少人時,他們說他們族人認為當他們開始點人頭時,這些人會因此喪命,所以他們不知道有多少人,但他們知道有多少家庭,真的是很特別的禁忌。村裡的人真的過著非常原始的生活,鑽木取火、沒有電沒有自來水,這些在歷史博物館才看得到的生活方式。
下午的狩獵行我們終於看到Cheetah(獵豹)不過是在遙遠的草叢中,只看到背部及尾巴,發現的車子上有一台超大的相機,也只有透過加長的鏡頭才能看(照)得清楚。經過這次的狩獵之旅,我深覺得Discovery,National Geography攝影工作者的辛苦,要多久的等待才能拍到那些動物,畢竟不是在動物園內,畫好一區區的。今天在這現身,明天可能在另一頭休息,不過這些都不算什麼,最恐怖的是司機們,幾公里外的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他們的注意,視力一流,還有在沒有路標的地方,毫不迷失,我們都笑說要是我們來開車,大概永遠也回不去,因為所有的地形景物看起來都類似,難以區隔。
晚上在lodge用燭光晚餐,在來肯亞之前,我不知道到底會住什麼地方,以為會待在很簡陋的茅屋,沒想到我們吃住都很好,讓我們深深感嘆覺得好像身在歐洲,只有走到lodge外才覺得自己在非洲。
Lake Nakuru
從Samburu向南行到lakeNakuru是一段很長的路程,幾乎要待在車上一整天,Charles又在同一地點下車,照例是一群小販衝上前來,不過這回大家都經驗豐富,拼命搖頭說No,連Mike&Julie都沒掏出一毛錢,頗有扳回一城的架勢。中午時刻來到了Thompson瀑布,雖是旱季,仍非常壯觀,午後我們繼續南行,經過GreatRift Valley,山谷的景緻很宜人,空氣好視野佳,我們停在半山腰上俯瞰整個山谷的景緻,非常非常的舒服。下午三點多停在LakeNakuru附近的一個小鎮加油站,一整天坐車讓大家疲憊不堪,打算喝一杯肯亞咖啡提神,沒想到他們是用Nescafe來泡,真令人失望,可能肯亞咖啡都只有外銷吧!內銷還是用即溶咖啡較划算。四點多進入了LakeNakuru,迎接我們的是Warthog(疣豬)和水牛。這裡的氣候不像Samburu般的乾熱,天空陰陰的,空氣中也帶著濕氣,此區以Flamingo(紅鶴)聞名,我剛看到Flamingo還以為是西班牙舞蹈的名稱,心想難道是發源自非洲嗎?車子開到離湖邊500公尺處,Charles讓我們走到湖邊照相,可惜此時的紅鶴數量並不多,看到我們走近就飛到更遠處。我們腳上踩著因乾季而水面下降的湖底,全都是結晶鹽,看起來白茫茫的一片。這個湖區內我們看到了很多猴子、wildebeest(牛頭羚)和白犀牛,聽說這裡的獅子會爬上樹梢,可惜我們樹裡尋他千百度,仍然找不到半個影子。
然而天色漸暗,我們也該打道回府,住在Lake NakuruLodge感覺像是日本人的Resort,有一些日本觀光團,富麗堂皇的餐廳坐滿了遊客,侍者告訴我們,今天的晚餐是The ChineseNight. What asurprise!讓我精神為之一振,喝了第一道湯---蛋花湯,天啊!好鹹哦!侍者辯解道:中國人口味都比較重。Sorry, I’mChinese!我不知道他們的廚師在哪學的,幾乎每一道菜都下了很重的調味,睽違多時的家鄉菜,還是讓我吃的很感動,差點沒留下思鄉的淚水。飯後,大夥喝酒配起士(多像在西方國家啊!),聊聊彼此的旅遊經驗,每個人都醉了,陶醉在這滿天星斗的夜空下。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