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2
一早就踏上往羅馬的路上,TM也作了一番歷史介紹,我一直很喜歡Jonathan作的簡介,總是讓人覺得這些地方令人神往,尤其是羅馬這一段,西方人都認為羅馬是一個永遠的首都,羅馬人所建立的制度讓西方人奉為圭臬,羅馬社會有議會、公民、法典、稅制,都在在影響到今天的西方世界。我們這一趟旅程也參觀了一些羅馬遺留在其他國家的古蹟,總之這一個條條大路通羅馬的帝國,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古蹟,等待大家去發覺。
一般巴士是無法開進羅馬市區的,我們只好停在梵蒂岡外,大部分的人進入參觀,今天剛好是教宗會出來的星期三,所以廣場上擠滿了人,我們到的時候則已經開始散場了。今天的行程非常的複雜,內容不複雜只是集合時間各自不同。我照著TM的指示坐公車入羅馬市區,先去了許願池一償心願,再到LP上說的旅行社想要訂威尼斯的住宿,不料他們只負責羅馬及佛羅倫斯,只好去YH問,結果客滿了,跑回火車站的旅遊服務處,小姐打了好幾通電話,最後只有一晚3-5千元的旅館有空房(我原以為威尼斯影展已結束,未料是在本週才展開),只好用B計劃,訂了羅馬到慕尼黑的夜車,居然連臥舖都沒了,心一橫還是買了票。一整天就處理這些事,一下子就快要到5點半跟TM約定的時間了,結果原定今天的額外晚餐,因為餐廳無法配合而取消了,TM只好帶大家到市區,各自解散覓食,8點半在集合,沒想到最後一餐是如此凌亂。
用完餐TM就帶大家繞過西班牙廣場搭地鐵,他告訴我們羅馬的地鐵惡名昭彰,大家要堤防小手,不過我想我們才比較恐怖吧!大夥都在同一車廂,Bob等人開始吊單槓,還互相夾來夾去,甚至黛伯拉小姐不小心站在他們中間,就成了攻擊的對象,鬧到其他義大利人探頭觀望,我想他們一定粉害怕。坐到地鐵最後一站,出去跟司機會合,在車上TM原要講些感言的,不過大夥分住2間飯店,到第一間飯店時他都沒機會講,再度回到車上後,他放了最後一次U2的BeautifulDay,這首歌已經成為我們的主題歌,每天早上都要聽一遍,然後到我們的旅館,一夥人又匆匆拿著鑰匙回房間,沒想到最後一晚,大夥還是鳥獸散。每個人離開羅馬的時間不一樣,有人要到希臘去,有人要回國去,第二天早上室友很早就離開了,我只有穿著睡衣、揉著惺忪的眼睛跟他道別。十點多看到TM及其他人,忙碌的在招呼計程車,我則問了旅館如何搭公車到車站,遠遠的跟那群忙碌的人揮手告別,拖著行李到街上等公車了,沒想到我連跟TM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跟以前參加這種團的道別不一樣,在澳洲時,大家都是一起離開,甚至一一送到指定的地點的,而這次最後幾天的行程卻都在趕時間,忽然之間就結束了。
後記
可能是自助旅行了一段時間,再參加這種團體旅行,每天有morningcall,想多睡點都不行的限制下,讓自己覺得很趕很累,不過話說回來,當初選這個行程也是因為他在2週內可以帶我到我想去的地中海地區,有點自相矛盾。夏美跟凱瑟琳說這種旅行比較著重在社交而不是觀光,我想,當然囉!別看他個子小小的,不到5天就跟德國的安德列斯成為一對了,所以即使德國隊輸了,有夏美的陪伴,安德列斯應該不會太難過。整體而言,我還是比較希望能參加著重觀光而非每天party,我想是每個人對旅行的不同訴求吧!
After Contiki
第13天早上我搭車到了羅馬火車站,寄放行李後就前往梵蒂岡,前一天有很多人到裡面參觀,其中有名的西斯汀教堂有米開朗基羅及拉菲爾的壁畫,本來打算帶一面鏡子,因為米開朗基羅畫的天花板,頭抬久了會斷掉,結果忘了拿出來,背包寄在入口處,只好很勉強的抬頭觀望,真的很壯觀、很美。離開梵蒂岡我先到了著名的西班牙廣場,觀光客很多,然後再到著名的名牌街,果然看到很多日本女瘋狂採購,看看自己的服裝,還是別進去省得招看門的衛生眼。在火車站附近還有一家三越百貨,我原以為會有賣一些日本食品之類的,沒想到裡面全都是名牌皮件、免稅品,全部的店員,不管金髮、黑髮,全都講日文,我則到處轉轉就出來了,小日本鬼子真了不起。
晚上坐夜車,大概八九個小時吧!沒有臥舖可躺,坐在位子上不太舒服,早晨到了慕尼黑,天氣變冷了,還下雨。先打電話問問哪邊的青年旅館有房間,再買車票。於是我就坐車到法蘭克福,天氣還是很冷,我只有穿短袖加一件襯衫,看到購物街的商店全部推出冬裝,而街上的人都穿著長長的風衣,包裹得緊緊的,真不敢相信冬天來了。
隔天我則到了科隆,跟Amber約了碰面,順便拿回寄在他那裡的行李,彼此聊聊近況,我則告訴他我的旅遊經過,當然包括慘遇。拿回電腦後,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打字。值得一提的是在科隆的青年旅館碰到2位台灣同胞,真是可喜可賀啊!好久沒說國語了,有點不太輪轉。
離開科隆後,我又沿著布魯塞爾坐歐洲之星到了英國倫敦。在到劍橋語言學校之前的一個禮拜,我又到了巴斯和牛津參觀,然後就到了劍橋尋找小摩的足跡。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