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片看了三部風格迥異的電影。

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 導演:赤堀雅秋),由飾演2013年日本最夯的人物半澤直樹的堺雅人擔綱。故事講加害者與被害者的關係,霸凌者出了社會成了暴力、成了漠不在乎、空虛,肇事殺了人也毫無悔意。死者消逝了五年,卻讓所有關係者陷在爛泥堆中,無法自拔。報了仇,一切就會沒事嗎?太陽依舊升起,世界仍繼續旋轉不停。但這種戲好像演反派的比較吃香,有比較好的發揮!

我想到弘法大師的:在這世界若不能解脫,豈有他方世界可以解脫 ? 只有活著才能解脫啊!

幫老爸拍張照(チチを撮りに 導演:中野量太)則是個溫情小品。被背叛的母親與對父親離開後毫無所知的姐妹,用幽默來面對父親的死亡。生者也需要幽默感來面對之後的人生,雖是溫馨的片,卻用堅強來表現家庭的溫暖。

讓我想到少年PI裡的希望能好好的說再見。

linecamera_share_2014-01-21-00-47-23.jpg  

園子溫導演的地獄開麥拉(地獄でなぜ悪い)。只要在電影裡講到導演或拍電影,很自然的會覺得是導演本人的投射,劇情有點荒謬,卻讓人覺得一點都不無聊。雖然是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我想他應該很常把電影染紅吧? 是不是他的SIGNATURE呢?

資深演員演的很精彩,堤真一也可愛極了! 


觀光客出沒,注意(sightseers 導演:Ben Wheatley) 宅女一開始滿心期待與新交男友展開露營車之旅。旅途卻像宣洩不滿及伸張正義權利的復仇,面對沒有功德心的觀光客、自視甚高的歷史學家,有種替觀眾出一口氣的味道,就像半澤直樹的職場厚黑學,本片也表達出公路之旅不見得都是一路向上的心靈成長,也有可能出現完全反方向的境界,有點另類的片子。

其實每次看電影或聽音樂會時,有些很差勁的觀眾,我都會奇想為何觀眾席的椅子不能把他們吸入或彈出會場外呢!?

港片飛虎出征(SDU: Sex duties unit  麥詠麟 執導) 由杜汶澤領銜,果然又低級又好笑。導演編劇kuso了好幾部片,劇中描述過去攻堅時用樂高玩偶也太搞笑了。

模仿寒戰的淫戰也很有笑果。其中演員曾國祥一隻獨秀,更是讓大家笑到噴淚。

本片似乎沒上院線,過年期間直接上第四台了。

瑪麗快樂真快樂( mary is happy, mary is happy 導演 納瓦波坦榮瓜塔納利 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 )很清新的青少年片。由411條推文構成,少女荒誕、怪異的想法,成長、戀愛交織成一部青澀又有種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文青風。片子有點長,有點瑣碎,但導演說:人生就是由很多片段組成,有些很無趣,有些很悲傷,但這些都是生命中的一部份,無法抹除!

青春殘酷練習曲(Harmony Lessons 導演:Emir Baigazin)講校園霸凌的電影,本片決不是第一部,也不會是最後一部。長相可愛的卻是校園老大,被孤立者則是個聰明的讀書型同學,因為一次的惡作劇,觸發了整個劇情的啟始,我們且看這位少年如同儀式般的反擊。影片緩慢、冷冽,正如同小男孩的行為:冷靜又不拖泥帶水,劇末的走在水上的羊也很有意境!

 201312011934_1.jpg  

殭屍(編導:麥浚龍)監製是日本鬼片大師:清水崇,導演是由幾十年前的暫時停止呼吸發想出整個故事,因為是混血鬼片,很有日本鬼片的優雅感。影片鏡頭拍攝極美,劇中梅姨的演出很精采,不過故事稍微弱了點。

之後我們有租片看一代宗師,發現這兩部港片在技術上:攝影、運鏡特別的講究,但是劇情的薄弱或不平衡,我想是後來沒能拿下金馬劇情片的原因之一。

 

創作者介紹

Yenhui的『一』想世界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