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會問從國外旅行回來的人有沒有艷遇?
這實在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到底什麼叫艷遇?
有人對你吹口哨、眨眼睛、請你喝杯咖啡、稱讚你是天上掉下來的仙女,殊不知中西文化的差異,一件單純的事,可能有二極化的解讀。在某些國家併桌吃飯,是小餐館經營方式,不是隨便一個帥哥美女坐到你的對面,就表示看對眼了。至於喝咖啡的解讀可就厲害了,在歐洲男士的眼中,請你喝咖啡,其實就是找你上床的暗語了,這是不是能以裝傻帶過去,還是欣然就範,就因人而異了。當然,我個人屬於保護自己派的教主,但是我不會阻止任何成年人去做他想做的事,只不過事後若反悔,也是要自己扛起責任的。如果旅行中,你的目的就是找個高鼻金髮的阿斗仔,有什麼會比隻身進酒吧的意圖更明確呢!旅行中的fun很重要,但是安全更重要。
我在旅行中的警覺性可是超乎常人的,眼睛只要看到陌生人進入視線,中樞神經馬上通知大腦,彷彿響起喔咿喔咿的警笛,馬上戒備。不過對於同室的室友、同車廂的人,我又極度的信賴。只有我的腦袋知道陌生人=壞人,不太陌生的人=好人,真是善惡二元論的極至表現。有陌生人(即使是女性,即使是中國人)找我一起遊覽,我也婉拒,一方面自己逛起來隨性,愛走愛停,愛喝杯下午茶,不見得能互相遷就,而且我還會偷偷懷疑他是不是蕾絲邊(很誇張吧!)其實大家都很friendly啦!
雖說是保護主義派,但有時又化身大膽派,問問台灣女生,有沒有跟陌生男子們同住一房的經驗。到歐洲前,朋友就跟我說歐洲很多青年旅館的dormroom是mix gender的,我還不太在意,只不過訂房時避過那些有註明混合的旅館。但是還是有幾次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跟陌生男子『睡』在一起,第一次的經驗是在斯得哥爾摩,該青年旅館的櫃檯七點就下班了,櫃檯上留著一個個信封給晚到的客人(例如我),拿了信封找到房間,突然發現有男人進出,本以為是室友的朋友,結果他也是室友,嚇了一跳,我還以為是不是他們無法從我的名字辨別性別,所以分錯了,再加上我只待一晚就算了。後來在布達佩斯、維也納、蘇格蘭、倫敦都住過男女同房的,也就不在大驚小怪了。想想外國人的宿舍,常常都是男女同在一處,不像我們那樣嚴厲、壁壘分明,我則阿Q的想說,以我東方人的身材,加上短髮,搞不好被當成小男生哩!
到底搭訕算不算是一種艷遇或驚魂記?
有次我在西澳伯斯的捷運,坐我隔壁的中年人就開始跟我聊天,後來話題居然問起我有沒有錢、結婚沒…在某間英國青年旅館,一位男是因為我拿了一本westEurope的guidebook,而坐到我對面跟我打招呼、閒聊,後來他又轉到另一張有二位女生的桌子去搭訕,我也不知道他是太無聊還是怎樣。在肯亞時,最常被異性問起結婚沒、有沒男友、要不要考慮異國婚姻….也有碰過有意義的攀談,在伊豆因為公車停駛,而在站牌愁眉的時候,有好心的歐基桑來解救我們,最後跟一群獵人在車上喝酒聊天,又送我們下山。在奧斯陸的洗衣間,跟一對退休美國夫婦聊起歐洲旅行的種種,在德國小鎮碰到一個在香港讀書的北京人,聊德國、台灣、香港。
我覺得旅行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要讓小事影響自己的遊興,把騷擾幻想成艷遇,或戲稱自己有「阿伯殺手」之稱,也不壞,旅行就是要打從心底開心才會好玩。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