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張藝謀的英雄,這部角逐奧斯卡外語片未成功的電影。在院線上映時,就褒貶不一,多半著眼政治考量,到底秦始皇是暴君還是英雄?因為事前已知道會有這樣爭議的角度,反而跳離了這各層次來看本片。


還沒看之前,人家就告訴我,這部片很有意境,讓我想起近年來,歐美廣泛的對於亞洲、禪風的熱衷。譬如在巴黎,有名的餐廳用方盤取代圓盤,櫥窗逛上寫著大書法的布幔,即使寫的是神風,在外國人的眼中也是充滿禪機。不免懷疑這部片是否要跟上這股風潮,同樣的在臥虎藏龍之後推出的古裝片,也讓人起疑,導演否認拍武俠片是受了臥片的影響,而是早有此意,不過還是引起熱烈的比較、討論。


開門見山的說,我對本片評價不高,純粹已一個愛看電影的人來說。我覺得片中的意境、禪味是很刻意營造的,首先是人名:無名、長空、飛雪,都讓人覺得飄渺的有點虛假。刺秦王這樣一個事件,可以推衍出一部一百多分鐘的電影,著實令人敬佩,同樣地,也顯示故事的薄弱,因為就是刺秦王這樣的動作、刺客與秦王的對話罷了。劇情的鋪陳也頗為尋常,一些比武的手段又太玄了,連中國人都難已被說服,光靠意念可以比武,那怎會有李小龍、成龍這些人存在,這樣的情節令我想到駭客任務,這部科幻片,在腦袋插入晶片,二人可以在腦海比武。根據我對中國武俠小說的了解,聲音或許可以傷人,內力或許可以不用動手腳的較勁,單單人的意念是無法完成比武的動作的。所以,我也不認為這是部武俠片,至少不是中國式的武俠片,也沒有武俠的精神。
這部片是一部鉅作的原因是找來了名演員、名導演、好山好水、場景浩大,但是一部好看的電影,這些到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故事內容。用一種另類的思考方式,假設片中回溯的畫面都用布袋戲偶代替,也不用花大成本找影后影帝,而且布偶演來也比較輕鬆容易,光想就覺得有趣無比。


聽說本片尚未排定美國上映檔期,我蠻懷疑外國人如何看懂那麼多所謂的意境,以我中國人的角度都覺得有點沉悶,甚至覺得悲情城市還比較好看。倒是本片拍了很多大陸的美景,中國國家旅遊局應該考慮用本片來當推廣旅遊的宣傳片,效果絕對稱的上是英雄。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