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二三十年的白話文學家,以徐志摩最有名,不僅是文采過人,情史更是令人津津樂道。我在劍橋遊學那年,人間四月天首播已過了三年,但電視仍看得到重播,住宿家庭女主人聊起以前日本學生較多,這幾年劍橋突然多了很多中國學生,我跟他們提到這部電視劇,或許有些小小的關聯吧!


雖然小摩名氣響亮,我卻獨鍾本家的朱自清。我曾有很多不同版的朱自清文集,在前一次大清書櫃後,留下了一本,偶爾仍會翻出來讀。我覺得他的存在是很微妙的,說到白話文學,大家立刻聯想到的是胡適、徐志摩,可是也忘不掉朱自清,就像他忘不掉父親的背影。


中學課本除了背影這篇,還有匆匆、春,其中匆匆更是一篇非常精采的佳作,文章非常的流暢,閱讀中彷彿時間這個抽象的名詞具象化了,好像可以看到時間匆匆的身影,匆匆的從眼前流過。『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裡,我的日子滴在時間的流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子』多棒的詮釋,我覺得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說法,沒有朱自清的詮釋來的怵目驚心、貼切。


他還有一篇文章寫的是吃白煮豆腐,很有日式湯豆腐的味道,全家圍著一鍋沸騰著,發出波波聲的鍋子,沒有山珍海味,只有淡淡的豆腐,屬於中國式的濃情密意,熱情卻內斂,真不能不佩服發明火鍋的老祖宗啊!有什麼比圍爐更能凝聚親情、友情、愛情呢!


文學發展到現代,已經被各種電子媒介取代了,產生了新的文學風格、方式,文學是否會因此式微、消失,只有時間能告訴我們了。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