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趣的是沒有灰熊厲害的棕熊,有二隻,走來走去的,德文的熊是Bar[ber],發音就跟英文一樣。其實動物園還是小朋友去的,不過我覺得從下車的地方走到門口的那段路很像在做森林浴,下山後我還是沿著Inn走,河流旁的小徑上有很多人騎車、溜直排輪或滑板車,坐在河邊的長椅上休息,看著過往的人群,順便等待五點到YHCheck in。

在Lonely planet記載這間hostel褒貶皆有,到目前為止我還沒住過歐洲的hostel。這間hostel有二間cafebar,住的頗簡單的,不過便宜嘛!所以我也不太計較這些的,反正能睡就好了。晚上我又跑到市區來,天氣變冷了,又突然下起陣雨,嗯!阿爾卑斯山區的氣候果然很不一樣。
羅曼蒂克大道
關於羅曼蒂克大道有人說是因為這些地方很羅曼蒂克,但是起源應該是十九世紀時代的人們興起對中古世紀時代藝術的喜好,而將這些保存完好的地點串聯起來,成為巴伐利亞的特色之一,羅曼蒂克大道從靠近法蘭克福的伍茲堡一直到南德的福森。這是我在歌德最後一個週末,雖然學校有免費的奧古斯堡遊,我還是比較希望能在羅騰堡住一晚。Mook說羅騰堡因為交通未處在要道上,又沒有受到戰爭嚴重的破壞,所以建築能維持在中古時代。關於第一點我的確領教到了,換了五班車才抵達、花了四個小時,直線距離離慕尼黑才二百多公里,不過這次有機會坐到德國的ICE(InterCity Express)設備很不錯,每個座位都可以聽音樂(要買耳機),有插座可以用手提電腦,坐椅也頗舒適。

我在十二點多抵達羅騰堡,但是車站竟然沒有提供地圖,距離市中心還有15分鐘的路程,一出車站更不知東南西北。自己摸索了一陣子,還是摸不出來只有求助路人,才到了YouthHostel(德文的簡稱是DJH),這棟城內的DJH主棟是由磨坊改建而成,我則住在對面一棟,也是古色古香的。這裡的設備比Innsbruck好太多了,價錢雖然差不多,但整齊、乾淨,在房間稍稍收拾一下東西就前往市中心了。

從青年旅館出來,沿著主要的道路走,四周看見的都是中古時代的建築,非常的美,邊走邊逛附近的小店。這裡的觀光客多極了,甚至很多商店的店員會說日文。我在市中心的市集廣場研究從旅遊服務處拿的資料,看看要從哪裡開始。先往陶伯河的方向走,經過一個木偶劇場,又剛好快要開演了,所以我就進去看表演,我覺得這個劇場好像是黃金傳奇有來過的,主持人還會介紹觀眾是哪裡來的,還唸我的名字喔!還送了我一瓶酒當紀念。雖然有些內容聽不懂,但是看木偶的動作都會讓我們發出會心的一笑,很有趣的表演。

看完表演我就到陶伯河旁的公園,但是因為城堡高度太高,山下又都是樹林,根本就看不到河流在哪裡,我又去了聖雅各教堂等四五百年的古蹟參觀,由於天氣宜人到處散步都很舒服。
晚上我準備參加守夜人Tour(TheNightwatchman)。以前在城牆內會有守夜人,拿著長柄的刀,提著燈,身著黑色長袍,在城內巡視,就像現今的巡警,負責晚上的治安,但守夜人的地位非常低,而且有一些禁忌,有些東西不能讓他碰到,而且薪水很低。在守夜人的帶領下我們了解了一些中古世紀的生活,不過今天有一大團學生從堪薩斯來的,人數眾多把守夜人團團圍住,所以聽的不是很清楚,聽到後來我就跑到城牆外自己散步起來了。
大體上來說,我覺得這裡的人都頗親切的,譬如早上問路的路人,後來走在城牆外的小徑,迎面走來的人也跟我說哈囉!當我爬上城牆,走在狹長的走道上,一邊看窗洞外的風景,一邊思古之幽情,每一個洞看出去都是一個風景,走到快盡頭時,又碰到一個德國人,很親切的問我在這邊怎樣,希望我能玩得愉快,
又建議我到紐侖堡,讓我覺得他們雖然有那麼多觀光客「騷擾」他們的住家,他們還是很歡迎大家。
第二天早上六點就起床了,準備到外面散散步再回青年旅館用早餐和checkout。六點多天就已經很亮了,寧靜的街道上沒有什麼人,我走在東邊的城牆上,看著晨曦下的羅騰堡,我只能說我真的領略到英文中的Breathtakingbeauty。七點多走回青年旅館用餐,昨天傍晚碰到的香港人跑來跟我坐同一桌,然後她就問我會說中文吧!我就說會啊!然後我們就用國語聊天,我一聽他的北京國語,心想她大概是跟大陸人學普通話吧!她就說她是從北京到香港唸書的,現在在德國當交換學生,在德國會待2個月,後來我們又一起到火車站等車。其實我碰到的大陸人不多,可是我覺得她們有些地方很類似,譬如說對台灣很好奇,很喜歡問我們覺得阿扁怎樣或國民黨怎樣…可是我們從來也不想問她們「你們江澤民怎樣怎樣」,不過這個女孩蠻Nice的,我想應該是他年紀比較大了,又待在香港一年了,感覺蠻親切的。其實我很喜歡這種旅行中的巧遇,雖然大家萍水相逢,又即將各奔東西,我覺得這是旅行中擦出的火花,很炫麗,又讓人難忘。

因為她的學校在法蘭克福跟波昂之間的Koplenz,所以今天她準備往北走到羅曼蒂克大道的起點---伍茲堡,我則打算遵從昨天那位德國人的建議,到紐侖堡去。紐侖堡是一個蠻大的城市,在納粹時代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她曾經受到戰火的破壞,在德國人有效率的重建下,大部分都已完成。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