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大陸
從杜拜到奈洛比也要5小時,座位小而且靠窗,不過每個座位都有椅背電視,坐的不舒服也罷,隔壁的肯亞人還動來動去且喝很多酒,好似要撈本似的,步出機艙感受到奈洛比的熱度,另外當地官員的速度頗慢,還用複寫紙,一個簽證還要50美元,Expensive!!!
在機場找到了接機的人,然後就前往旅館,大概花了30分的車程。令人意外的是車子還真不少,更可怕的是有很多人在路邊,想搭便車,會覺得恐怖是因為那裡一片漆黑,車燈照射下才發現路邊有人在那裡。
到了旅館,櫃檯人卻說找不到我的名字。It'SAwful!經過一番折騰,終於找到了,然後可以回房休息,不錯的小旅館,只不過太熱了,更糟的是我的鎖壞了,沒法打開行李箱,請了旅館的人幫忙,不知怎地他打開了,號碼是138,這是什麼鬼號碼,不過好家在總算開了。
在肯亞的第一個夜晚非常熱,而且有蚊子在耳邊繞來繞去,幾乎無法入眠,到了清晨,似乎涼多了,跟Martina到餐廳去吃早餐,看到很多Guerba的Truck不過都不是我們的,有點可惜,到紀念品店買了些名信片和郵票準備在路上可寫。
Treetops
我們這個Group一共有五個人:2個英國人(Mike+Julie)、2個加拿大人(Martina+Dorothy),司機兼導遊是Charles。今天我們要住在Treetops,午餐在OutspanHotel,這算是在肯亞的第一餐,吃的又是開放式的自助餐,只敢拿一些熟食,生菜沙拉只有敬謝不敏了。小插曲是不小心拿錯了餐盤,用湯盤裝食物,有點小小的丟臉。飯後大家坐在院子中享受陽光、聊聊天。2點多付費觀賞當地原住民的舞蹈、參觀他們的房子,感覺有點像是在九族文化村看,Dorothy覺得太商業化就落跑了,說到商業化我就想起早上在一家紀念品點的痛苦經驗,一開價就是美金100元,乖乖隆地咚,我也只換了100美金,七殺八討的終於以800Ksh(肯亞貨幣約為400台幣)成交,還賠了一枝筆,早知道就帶一打玉兔原子筆了,到哪裡都暢行無阻,別忘了還有舊T恤。不過Bargain的模式有點令人討厭,因為不管成交價是多少,我仍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甚至我老覺得,當我們走後,那些店員可能會笑的很大聲:哈哈哈!那個笨台灣人,又讓我撈了一筆。所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觀光業為肯亞帶來不少外匯,但也逐漸破壞人性,總是處心積慮的想在觀光客上撈油,這點令我非常的不舒服。之後的旅程我盡量在Lodge的紀念品店買有標價的東西,即使價格有點高,但省確了很多不必要的不愉快。就像有一天我們在一家小店停留,我沒有買任何東西,就有店員出來搭訕,聊些五四三的,暗示我要給一些東西,最後我們要走了,他居然對我說"You Don'T Have Any Contribution InHere"拜託!我對貴國的貢獻可多了,光入境簽證、出境機場稅就花了100美金,你們個人平均所得是多少?我對他們的理直氣壯跟理所當然感到無法理解及無奈。
看完原住民的表演後,我們坐著旅館的小巴士前往Aberdare 國家公園的TreetopsHotel,照字面上來看是住在樹上,實際上是住在木造的房子。據說最原始的是動物學家用來觀察動物而建的觀察站,英國女皇也曾來住過,且她是在這裡得知國王逝世,由她來繼承王位,所以是一個頗知名也很有歷史意義的地方。大概坐了40分的車,卻碰上午後陣雨,雨勢不大卻添了幾份涼意及詩意。司機說他們通常都是讓大家爬個2~300公尺到旅館,但今天因為下雨所以就把車子開上去。到了Treetops司機先帶著獵槍下車到通道上看一下,然後我們再魚貫下車,登上旅館,開放式的旋轉樓梯上,我們看到大象爸爸和媽媽正帶著小象緩緩的在草原上行進,好像要回家,這種影像真是難以從腦海中抹滅,與大自然的距離可以是如此的近。
房間窗外剛好可以看到水塘,有很多動物會來喝水,我們看到了大象、羚羊和蠻牛(啊!寫錯了是水牛)以及很多不知名的水鳥。Treetops的特色是晚上若他們發現有動物到水塘來喝水,就會按鈴通知,不同動物用不同長短的鈴聲來區分。也許是對高海拔的不適應吧!一直覺得有點頭痛,像是感冒的症狀,吃飽飯就待在房裡休息卻也輾轉難眠,好不容易睡著了,又聽到鈴聲大作,還以為是鬧鐘哩!湊到窗前一看,又沒看到任何動物,外面又天寒地凍的,就回到了被窩。第二天大家一聊,也沒幾個人起來,好像是看到犀牛。清晨六點就起床了,到頂樓的平台上,看到很多不同的鳥,難怪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其他動物都還在睡夢中,只聽見鳥叫聲,大地慢慢的甦醒、天空也漸漸露出魚肚白,我們都不敢大聲說話,生怕破壞了眼前的美景,摒氣凝神的看著太陽緩緩上升,陽光灑在Treetops上,也照在我們離去的背影上。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