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
早上出門到維多利亞車站,先跑去上網,結果幾乎是用快步的衝到巴士站,因為認錯方向而多走了一段路,上了車還在喘呢!從倫敦到愛丁堡是九個半小時,並不難撐過去,我以三個小時為一節,每節聽一捲錄音帶、看一下雜誌,休息一下。根據以前在澳洲坐灰狗巴士的經驗,雖然很多人認為白天坐車浪費時間,但是坐夜車其實不舒服,根本很難入睡,到了當地又是早晨,不可能去睡回籠覺,只能拖著疲倦的身心觀光,還不如白天坐車,傍晚抵達,睡個好覺,第二天精神奕奕的參觀呢!除非有臥舖,否則夜車並不是那麼適當。英國的巴士跟澳洲不太一樣,並沒有劃位,所以只有先到先選座位,而且我們這班車還客滿呢!至少一半的人是從倫敦到愛丁堡,離開倫敦一個多小時後,上來了二位老太太,其中一個就一直不停的抱怨,唸個不停,我只想,難道你之前不知道巴士就是這樣嗎!而且公路上還蠻多車的,在澳洲剛好相反,常常是inthe middle ofnowhere,前面看不到一台車,後面也沒有半輛車,只有到了公路旁的休息站有人煙。英國的高速公路車多,還有幾起事故,影響到我們的行車時間,中間在某休息站停車讓大家午餐,休息站也具規模有麥xx,肯xx等速食店,停車場也停了好多車。
車子一進入蘇格蘭境內就讓人喜歡上這個地方,大部分是金黃色的石頭建築,有種樸實感,而且一大片一大片的綠地,讓人覺得舒服。當我們下了交流道往愛丁堡的市區前進,大夥都伸長了脖子四處張望,搶先參觀這個地方,市區的交通蠻擁擠的,所以車子花了一些時間才到站。拖著行李到了王子街,中午時曾打電話問yh,那個小姐跟我說了一堆左轉、右轉,讓我只想找台計程車坐,正找不到計程車,卻看到了旅遊中心,就先進去了,從販賣的地圖中找到了所在的街道,離車站不遠,既然知道了地點就還是步行過去,雖然左轉、右轉,又是上坡的,可是眼前的景觀真是太美了,讓人忍不住忘記走路的辛苦。我原本以為海德堡是最美的,結果發現愛丁堡更美,而且更大。市區在城堡下有大塊的綠地,城堡附近全都是石頭建築,美呆了,雖然人多,卻不像倫敦那樣龍蛇雜處。從車站走10多分鐘就到了hostel,這裡只有暑假開放,應該是愛丁堡大學的宿舍吧!原以為是訂dormbed,結果是單人房,意外得到的驚喜,將行李一放就到街上去闖蕩了。
離yh不遠處有條high st.原名為RoyalMile,這條街直通城堡,也是舊城最熱鬧的一條街,街上還有Starbucks呢!除了很多不同的café,還有很多街頭藝人,各色各樣的,因為八月是愛丁堡的FestivalSeason,有Jazz Festival、Military Tattoo、 Fringe Festival、BookFestival等。抵達的當天剛好是Military Tattoo首演,所以街上有很多要參觀的人。另外FringeFestival則是融合了喜劇、音樂、戲劇等不同的藝術表演,在不同的劇場上演不同的表演。在街上偶然看到一個日本團體的表演,以默劇的方式演”泥棒”,配合音樂,展現出二個小偷的故事,非常的精采,拿了宣傳單,我就決定要去看他們的表演。
Castle
隔天一早就先到了非去不可的城堡參觀,這個城堡保存的蠻完整的,大部分是軍事用途,城堡的故事沒有海德堡精采。不過為了慶祝女皇生日,中午有禮炮的表演,11點左右就有吹蘇格蘭風笛的人在炮管附近演奏,到了11點半又有軍樂隊出來表演了好幾首樂曲,12點開始行21禮炮,很好玩,這時遊客人數也到了高點,城堡內擠滿觀光客,出了城堡街上有很多紀念品店,每一家店幾乎賣蘇格蘭有名的tartan(格子布),每一家的價錢也差不多,風衣型的約2000台幣。
Fringe Festival 遊行
週日幾乎所有的博物館都是中午才開,有些商店也是,英國跟歐陸很不一樣,歐陸幾乎星期天全部商店、百貨公司、超市都關門,英國則不,就觀光客而言是非的便利。上午在yh洗衣服,之後我先到FringeBox office買日本團體「水與油」的票,準備晚上去看。HighSt.上還是很熱鬧,有一些地攤。我又前往王子街等待2點的遊行。Fringe這個字很難解釋,不過通常是比較反傳統、新潮的藝術表現,這個遊行很有趣,居然連巴士也加入了遊行行列,大概有20台巴士吧!在架高舞臺上的DJ兼主持人還叫大家跟司機們揮揮手,很有趣。然後當然有吹奏蘇格蘭風笛的樂隊,參加MilitaryTattoo的挪威軍樂隊及南太平洋的柯克島的舞蹈隊伍,一群騎哈雷機車的騎士們,參與Fringe表演的團體等,一共大概2個小時吧!看到快凍僵了,下午變陰天,冷風又吹過來,不時還下著小雨,所以雖然參與了一個有趣的盛會,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Cellophane Singular
這是水與油演出的劇目,描述一個人突然發現自己在一本書的故事中。他們用默劇、舞蹈、視覺效果方式呈現,每一個段落像是一個小故事,但事實上卻還是圍繞在主軸上,很多段落就像一些傳統的喜劇,譬如盤子移動,讓人吃不到東西,或著是下樓梯(cf.康康nono),有時候又覺得在看現代舞的感覺,真正漂亮的是與音樂(效)的結合,幾乎是分秒不差,豐富的肢體動作,讓人覺得很欽佩,或許台灣也有這樣的團體吧!他們只有四個演員,沒有什麼華麗的道具、服裝,卻帶領觀眾在幽默、諷刺中重新審視人生,就像其他媒體給他們的評價,這整齣戲非常的有創意。
這三週的Fringe有上百種的演出,一本Fringe目錄寫了密密麻麻的項目,有喜劇、音樂、傳統戲劇,林林總總,真的是難以抉擇,預算考量下我只看了這場表演,但是真的很值得。
因為Festival不但帶來了很多表演者,也帶來了不少觀光客,街上有很多街頭表演,除了「尋常」的蘇格蘭風笛,還有打扮成英雄本色中梅爾吉伯遜演的瓦立斯,臉上還塗上蘇格蘭旗的藍色、白色,另外一些異國表演者,俄羅斯舞蹈團還兼賣紀念品。愛丁堡有很多公園綠地,天氣好的中午,大家就坐在長椅上或躺在草地上野餐、曬太陽,很舒服,很幸福。

yenhui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